「冠军体育专家」最后一家妓女户熄灯 女儿:我们以妈妈为荣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宜兰县最后一家妓女户(性交易场所)松月屋,因女负责人去年病逝,警察局撤销执业许可,注销职业许可证,正式走入历史。

松月屋位在罗东镇康乐巷,俗称后街,民国57年1月19日由警察局发许可证,至今51年,全盛时期,整条后街如夜总会,还有茶店仔、但逐年减少,依警方在民国92年7月份资料,合法登记的性交易服务者场所有5家,24名工作者,包括俗称红毛土路宜兰1家(明来香),罗东4家(水仙阁、百合花、月成阁及松月屋),陆续结束营业。

松月屋是宜兰县辖列管之最后一户性交易服务场所,还挂着50年历史的手绘招牌,因女负责人去年10月已过世,也因宜兰县现有性交易场所全部结束营业,警察局公告后,今天在县务会议报告并宣布废止宜兰县性交易服务者及场所管理自治条例,县内无合法性服务场所。

松月屋废照前有6名公娼,年龄在50岁至70岁间,均转业或退休,相关人员指出,妓女户快步走入历史,是因时代趋势,还有公娼年龄偏大,加上从事非法色情行业的外籍女子等诸多原因影响。

我妈妈是开妓女户的,没错,但谁敢瞧不起她,她一个单亲妈妈,是这样养大我们兄弟姐妹的!松月屋的女负责人84岁,去年10月去世,她的大女儿今天谈起妈妈,很不舍地说:爸爸很年轻就过世,妈妈要养家糊口,一个女人家,经营妓女户,有她难言的苦衷!

松月屋女负责人大女儿说,当时后街热闹如夜总会,街外就是南门圳,圳畔有东云阁等大酒家,街头还有多家茶店仔,还有更多俗称暗间仔的私娼寮,她们家经营的是合法生意,有牌有照,下海赚皮肉钱的妇女都是因要讨生活,不得已,不是离婚就是丧偶,心甘情愿,妓女户收费较低廉,到此消费的都是以老芋仔等老兵为主。

大女儿说,每当人有异样眼光在谈论时,她都会告诉他们,不是每个人的人生都很如意,要多体谅别人,况且,她们家是妓女户,但是合法的,都是为了一顿饭、为了生活,没什么好丢脸的,妈妈开妓女户,但在我的心目中,她最伟大!

多看一眼就多一点感伤,但还是先保留下来再说!大女儿说,妓女户目前是自己住家,妈妈原本就住在这里,楼下有6间房间营业,点了红灯,房间都很小,仅容2人,目前还维持,兄弟姐妹回来也可以住,怀念妈妈。

后街人生谢幕了!大女儿感慨地说,想当年,后街如此繁华,有如不夜城,现在夜一来,冷冷清清,街上几乎没人,我们过的后街人生是谢幕了,繁华过后,恢复平静。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冠军体育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gjty88872.com/yeyou/201908/1.html